资讯分类

· 公司动态 · 行业新闻

研究表明压力也会传染,认知能力训练可减轻安慰同伴的风险


38
2018-05-30
     你有没有发现,在你心情尚好的时候,如果你的好朋友阴沉着脸向你诉说了他遭遇的不爽之事,你在安慰他之后,你自己心理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心情越来越沉重,情绪也变得低落,原来的好心情不复存在。

你可能没意识到,这是由于你的朋友身上,携带着一种会“传染”的东西——压力,而你已经被感染。

早有研究者发现,单方面的负面情绪交流,会让压力从压力个体传播给原本无压力的同伴。无论从后者体内的内分泌和行为变化来看,都表明了人体内可能存在压力传播的机制。

最近,在《自然-神经科学》发表的一篇以小鼠为实验对象的论文中,几位来自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的研究者提供了个体间压力传播的确凿证据。压力会传染,会导致“无辜者”大脑中的神经突触发生变化,并可能持续数日。

论文的研究者卡尔加里大学生理学与药理学系教授贾德普·S·贝恩斯对一只小鼠进行5分钟的足底电击刺激。对小鼠来说,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的压力事件。随后放回有一只未遭受过压力刺激的同伴的笼,让压力小鼠和同伴相处30分钟,然后分别测试两只小鼠大脑神经突触的短时增强效应(STP),以此作为压力的衡量指标,数值越高,意味着压力越大。

他们发现,跟压力小鼠呆了半个小时后,原本无忧无虑的那只小鼠的STP数值增高了,并且与压力小鼠的数值相同。有趣的是,让STP数值增高的小鼠与另外一只无压力小鼠相处,也出现了两只小鼠数值相同的现象。

这项实验表明,压力是可以传染的,而且被传染者遇到下一个同伴时,压力会继续传导,效力依然强劲。

对此,贾德普・S・贝恩斯教授认为,在它们的肛门-生殖器区域也许存在一个可以释放“警告性信息素”的腺体,而这种信息素的气味与天敌身上的气味相仿。闻到“死神”的气息,同伴也会“压力山大”。被“传染”上压力之后,同伴小鼠大脑中的神经突触会发生和压力小鼠一样的变化――研究者称之为“神经突触印记”,这些印记能持续数日,并且可以“传染”给下一个同伴。

对动物群体来说,这种压力传播拥有重要意义。当某一个个体感受到威胁之后,压力传播能让群体中的其他个体在不遭受实际伤害的情况下提高警惕、作好应变准备,还能增进群体内部的团结合作。

至于人,曾有研究者发现:除了口头表达之外,人的面部表情以及汗液、泪水中释放的化学信号,都能激起他人的同情反应,并产生情绪传染。

那么问题来了,遇见愁眉苦脸的同类,为了避免被“传染”,我们应该选择转身走开吗?

贝恩斯教授坚定地说:“当然应该过去安慰他们,但我们一定要明白,自己很有可能染上对方的压力,要做好应对自身压力的准备。”

安慰沮丧者的人可能会遭受长期的神经突触变化,这一变化与那些沮丧之人身上的变化相似。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些没有亲身经历过创伤事件的人,在了解了别人所受的创伤后,也会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那么应对压力,我们最需要的是改善或者阻止神经突触的这种消极变化。

近年来,一种名为脑电生物反馈的认知训练方法被科学家们认为可以有效改善消极神经突触连接,增加有益连接。

脑波冥想减压

科学研究表明,拥有健康心理的大脑中,神经元会生长得更强壮、更紧密。这种认知能力训练方法是通过迈思睿认知能力训练与脑电分析系统来实现的。迈思睿认知能力训练与脑电分析系统结合了脑电技术与心理辅导,从优化大脑的心理机制出发,通过科学标准认知心理范式,在游戏中引导大脑神经元的发育,促进大脑神经突触的有益连接,从大脑本源减轻压力,减轻了安慰同伴的风险。

其实,对人类来说,吐槽和安慰的过程也是加强社会连结的一种方式。当你跟一个原本不那么熟悉的朋友痛陈过“革命家史”之后,再见面,你不觉得他看起来亲切了几分吗?

扫描关注视友科技

Copyright 2004-2018 北京视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55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029